關注我們
荊楚網 > hotbuyapp頻道 > 要聞

掃碼點餐收集個人信息非個案 專家建議開展專項整治

發佈時間:2021年07月10日07:09 來源: 法治日報

掃碼點餐

收集個人信息完全沒必要

● 近年來,許多餐廳都推出了掃碼點餐服務,消費者只需掃描餐桌上的二維碼即可下單,大大提高了用餐效率,同時也帶來了過度收集個人信息、老年人用餐難等新問題

● 餐飲企業應堅持傳統服務與智能服務相結合,保障消費者公平交易權和自主選擇權;不得強制或變相強制消費者關注商家公眾號;未經消費者同意或請求,不得向其發送商業性信息

● 市場監管部門應進一步落實市場監管職能,開展餐飲行業提醒檢查,將引導提示與日常監管相結合,及時依法依規處理擾亂市場秩序與侵害消費者權益的行為

□ 本報記者  韓丹東

□ 本報實習生 王 奇

前兩天,北京市民徐冰來到北四環外一家綜合性商場,在一家米線店坐下後,打開手機“掃一掃”桌子右下角的二維碼準備點餐。但掃碼進入點餐頁面後卻提示,要獲取微信個人信息,包括暱稱、頭像、地區及性別等,加入會員才能操作點餐。徐冰叫來服務員想拿菜單點餐,又被告知沒有菜單,只能掃碼點餐。

“掃碼點餐本來是件好事,方便消費者,現在被有些飯館弄得很複雜,還要加入會員收集個人信息,不加入還不行!”徐冰氣呼呼地向《法治日報》記者抱怨道。後來,他換了一家飯店吃飯。

記者近日走訪北京、天津多家餐飲店,與10多名消費者交流發現,一些餐飲店特別是快餐店,掃碼點餐時都存在不加入會員、不微信授權就無法點餐的情況,大多數消費者都遇到過類似徐冰的煩惱。

兩位法律專家接受記者採訪時指出,掃碼點餐,完全沒必要收集個人信息。按照民法典、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等相關規定,掃碼點餐時,如果商家希望消費者關注其公眾號或註冊會員等,應當給予消費者自主選擇權。

掃碼點餐成為標配

越來越複雜難適應

徐冰之所以不願意先註冊會員再掃碼點餐,是因為有過前車之鑑。

他告訴記者,今年他過生日前幾天,手機收到一條短信:生日當天到××飯店用餐,送88元的生日禮一份。他興沖沖去了才發現,所謂生日禮,只不過是一碗長壽麪。等回過神來,他才意識到自己的個人信息被商家掌握了。

“就是之前在這家店裏掃碼點餐註冊了會員,如今商家用它來營銷和引流。”徐冰頗為不快地説。

近年來,隨着數字經濟的發展,許多餐廳都推出了掃碼點餐服務,消費者只需掃描餐桌上的二維碼即可下單,大大提高了用餐效率。不過,這一方式在提高餐飲企業運營效率、減少人員接觸的同時,也帶來了過度收集個人信息、老年人用餐難等新問題。

北京望京地區餐飲服務較為集中,記者走訪、體驗發現,不少餐廳都需要消費者先關注餐廳公眾號,然後才能進入公眾號進行點餐操作;有些還比較隱蔽,在消費者掃碼點餐授權後自動關注了該店的公眾號。

在一家快餐店裏,記者掃碼後迅速進入商品頁面,初看並無什麼異樣,而當選定商品加入購物車準備結賬時,才發現需要微信一鍵登錄,頁面下方也有一排小字提示:“授權登錄即表示已閲讀並同意《會員須知》《隱私協議》。點擊一鍵登錄則跳出“××點單”申請獲得暱稱、頭像、地區等信息。如果選擇拒絕,則無法完成結賬下單。

記者對此提出異議:點個餐還這麼麻煩?服務員回覆説:這是老闆定的,我們也沒辦法。

多位受訪羣眾對記者説,總的來説,大家還是歡迎掃碼點餐的,操作方便,以前趕上用餐高峯,服務員特別忙碌,有時點餐要反覆叫才能叫來服務員,現在點餐不用排隊,動動手指就行,也避免了點餐時服務員一直守在旁邊的尷尬。

“但現在一些商家把掃碼點餐搞得越來越複雜,不僅要以個人信息登錄,回頭還推送一堆廣告,讓人不勝其煩。”在天津大悦城,剛用完餐的陳女士對記者説。

此外,記者走進望京多個老舊小區採訪,多位老年人提出:個別商家對老年人不太友好,用餐時只提供掃碼點餐服務,而沒有紙質菜單,有的老年人不用手機,有的用老年機沒有掃碼功能,無法掃碼點餐。

在今年“3·15”期間,廣東省深圳市消費者委員會公佈的調查結果顯示:97.02%的商家採用了掃碼消費,其中95.64%的商家在掃碼後仍需關注或授權才可進行消費。這給不少老人帶來了困擾,成為難以跨越的數字鴻溝,加重了他們與社會的“隔離感”。

蒐集信息意在引流

相關行業提出倡議

記者近日以準備開餐廳為由,在網上聯繫了一家提供“掃碼點餐小程序”的企業,該企業客服告訴記者,安裝一套集點單、收銀、外賣管理、會員管理等功能於一身的智能一體式收銀機,費用在3000元至5000元,另外每年還需要支付上千元維護費。

該客服説,現在餐飲行業普遍都用到了掃碼點餐,“就投入幾千元,比聘用一個服務員成本低多了”。

望京一家餐廳的負責人對此説法也頗為認同。他説,掃碼點餐的成本完全是可以接受的。一方面掃碼點餐減免了紙質菜單的製作成本,特別是更換餐單頻繁的餐館,能夠節省一筆不小的費用;另一方面也能減少服務員的配置,消費者自行下單即可。

對於獲取消費者個人信息的問題,他也坦言:除了節約成本,商家肯定更看重掃碼點餐帶來的引流作用——消費者的個人信息、消費痕跡成為餐廳有價值的數據,便於今後消費信息的精準投送和推廣。

據瞭解,市面上還有走“高端定製”路線的軟件系統開發商,可以根據客户需要開發出帶掃碼點餐功能的專門系統,商家在後台可看到用户的手機號、頭像、暱稱,以及用餐喜好等數據。

針對掃碼點餐帶來的一些問題,各地各部門開始積極應對。今年3月25日,中國消費者協會點名掃碼點餐,指出餐廳僅提供掃碼點餐涉嫌過度收集消費者個人信息,也侵害了消費者的公平交易權,技術進步應當讓消費者享受發展紅利,而不是成為經營者商業欺凌的工具。

此後,在五六月份,深圳市消委會、上海市餐飲烹飪行業協會、江蘇省餐飲行業協會和江蘇省消委會等,紛紛推出掃碼消費行業自律承諾、優化掃碼點餐倡議等,提出解決方案及行業示範。

上海市餐飲烹飪行業協會就優化掃碼點餐服務提出倡議:餐飲企業應保留人工點餐方式,積極為老年人、未成年人等消費羣體使用掃碼點餐予以協助;做好掃碼點餐的告知工作,界面中明確顯示菜品的圖片、價格、簡介等相關信息;保護消費者的個人信息安全,收集消費者信息遵循合法、正當、必要性的原則,不應過度採集和使用消費者的個人信息。

江蘇省餐飲行業協會和江蘇省消委會聯合倡議提出,餐飲企業應堅持傳統服務與智能服務相結合,保障消費者公平交易權和自主選擇權;應增強法律意識,遵守法律法規規定,收集消費者信息遵循合法、正當、必要性原則,不強制或變相強制消費者關注商家公眾號;未經消費者同意或請求,或者消費者明確表示拒絕時,不得向其發送廣告等商業性信息。

開展專項整治行動

保護個人信息安全

那麼,一些商家只提供掃碼點餐服務,或在掃碼點餐過程中強制顧客關注公眾號或註冊會員,否則無法點餐的行為,到底該如何界定呢?

“消費者有權自主選擇提供商品或服務的經營者,自主選擇商品品種或者服務方式,若商家將掃碼點餐作為唯一的點餐方式,就侵害了消費者依據消費者權益保護法所享有的對服務方式的選擇權。”中央財經大學法學院副教授朱曉峯指出。

北京雲嘉律師事務所律師趙佔領説,掃碼點餐過程中是否關注商家公眾號或註冊會員,消費者有自主選擇權。強制消費者關注或註冊的做法涉嫌違反消費者權益保護法,侵犯了消費者的自主選擇權。

他進一步解釋説,掃碼點餐過程中收集消費者的手機號碼等個人信息,也應當遵循網絡安全法等法律規定的正當、合法、必要原則。實際上,消費者的需求是在餐廳就餐,接受其提供的餐飲服務,並非必須提供手機號碼或註冊會員、提供個人信息才能點餐,這通過非常簡單的技術設置即可實現。因此,掃碼點餐過程中收集消費者個人信息的行為違反必要原則。

“從商家角度而言,可以向消費者介紹關注公眾號或註冊會員的益處,比如消費打折,由消費者自主選擇就行了。”趙佔領説。

朱曉峯告訴記者,不管是民法典還是消費者權益保護法,都明確了個人信息受法律保護。按照消費者權益保護法規定,經營者未經消費者同意或者請求,或者消費者明確表示拒絕的,不得向其發送商業性信息。如果經營者違反規定而侵害消費者權利的,除了需要承擔相應的民事責任外,還有可能被處以警告、沒收違法所得、罰款,乃至責令停業整頓、吊銷營業執照等處罰。

在趙佔領看來,之前個人信息監管方面更多側重於互聯網企業運營的各類App,而對於傳統企業通過公眾號、掃碼等途徑非法收集個人信息的行為則缺少監管。

他提出,對於掃碼點餐過程中強制關注微信公眾號、侵犯消費者自主選擇權的行為,市場監管部門應該及時進行調查和處罰。掃碼點餐過程中非法收集個人信息的行為並非個案,帶有一定的普遍性,對於這種行業亂象,建議網信部門開展專項整治行動。

朱曉峯建議,市場監管部門應進一步落實市場監管職能,開展餐飲行業提醒檢查,將引導提示與日常監管相結合,及時依法依規處理擾亂市場秩序與侵害消費者權益的行為。同時,暢通消費者投訴舉報平台,聽取消費者和消費者協會等組織對經營者交易行為、商品和服務質量問題的意見,並及時調查處理。定期或不定期對商家提供的服務進行抽查檢驗,並及時向社會公佈抽查檢驗結果。對於經營者在提供商品和服務中侵害消費者合法權益的違法犯罪行為依法給予及時懲處。

【hotbuyapp】編輯:張依

Copyright © 2001-2021 湖北荊楚網絡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營業執照增值電信業務許可證互聯網出版機構網絡視聽節目許可證廣播電視節目許可證

關於我們 - 版權聲明 - 廣告服務在線投稿

版權為 荊楚網 www.cnhubei.com 所有 未經同意不得複製或鏡像